高校转型:重构高教核心价值 ——访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中山大学原校长黄达人

编辑: 曲庆红 时间: 2015年04月27日 浏览:

转载 2015-04-16 中国高等教育

唐景莉 本刊记者,刘志敏 特约通讯员

中山大学原校长黄达人,自2010年底卸任校长职务以来,陆续访问了国内“985”大学、高职院校以及海外高校的大学管理者,出版了《大学的声音》、《高职的前程》和《大学的治理》这三本访谈录。最近,黄校长又调研了六、七十所地方高校,整理出《大学的转型》。就此,本刊记者39日专访了黄达人校长。

转型不是对过去的否定,而是对未来的追求

问:请问黄校长,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对教育改革做出了明确的部署,明确提出引导部分地方本科高校向应用型的转变。据我所知,您在此之前调研了几十所的地方本科高校,您为什么做这一调研?调研得出了怎样的结论?

答:调研其实蛮偶然的。虽然201012月我从校长的职位上退下来,但是我对高等教育的关注、热情始终没有减。当时社会上对大学有很多说法,我想应该让办学者来说他们是怎么想,怎么看待那些问题的,所以我去访问了一批老朋友,他们当时都是985大学的校长或者书记。然后出了本访谈录,叫《大学的声音》。

另外,在我当人大代表,做中大校长的时候就有一种想法——我们的高等教育不应该只是一种模式。不能够只有一个类型的清华北大,地方院校都应该有自己的清华北大,每一种类型都应该有自己的奋斗目标。

如何让高职更好的发展?大学制度应该怎么建立?面对这些问题,我做了大量的访谈。曾走访了国内五、六十所高职院校,走访了境外一些大学,包括美国、日本、新加坡、港澳台在内的二十多所学校,聆听内行人的声音,将他们的智慧编辑成册,名字叫《高职的前程》和《大学的治理》。

我始终认为大学的根本就是要把学生培养好,所以我一直在关注我们大学的本科教学应该怎么加强,是关注这个问题。

记得有一次,我跑到厦门大学潘懋元老先生那里请教,想听听他对于本科教学有什么想法,在他那里我看到一本书叫《应用型本科院校人才培养的理论与实践研究》,他的研究我觉得很有意思。然后我一边进行大学本科教学的访谈,一边关注应用型本科问题。另外,一次教育部发展规划司在天津开了应用技术大学联盟的成立大会,他们邀请我去了。会上,教育部领导把我作为顾问介绍给了与会人员,这个群里面我认识了一大批学校,一批校长、书记,有联盟学校,非联盟学校,有公办学校,有民办学校。

在我心中,我觉得推动大学的转型,尤其推动地方高校的转型是特别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我认为“转型”这个事情涉及到整个高等教育结构的调整,转型问题是社会、国家对大学提出的一个新的要求,需要把大学发展放在社会环境下,区域环境下看。尤其地方院校更应如此。于是,我有意识的访问了一批地方院校,在访问过程中我看到,转型这件事情或者说走应用型道路这件事情很早就被很多学校,以及教育部的很多部门所关注。比如高等教育司和评估中心关于新建本科院校的评估标准上,就已经明确提出地方型、应用型这个问题了。社会在讲转型,产业在讲转型,作为高等教育的转型实际上是社会发展的一部分。讲转型不是对过去的否定,而是对未来的追求,从这种角度去看“转型”就很自然。就我所见到的学校的领导们,对走“应用型道路”是普遍认同的。

此外,产业转型对大学提出新的要求,很多人把转型跟建立现代职业教育体系联系起来。在这个过程中,我看到了各种各样的例子,地方院校的校长书记们,可能面对的是更少的教育资源、更偏僻的地理区位、更复杂的地方关系,却也是更多的社会期待,即便如此,他们依然实现了学校办学水平的提升、服务能力的增强和人才培养质量的提高,同样值得我们钦佩和尊重。

目前,《大学的转型》访谈录已经付梓商务印书馆,近日可以正式出版,我希望能够为转型摇旗呐喊。

地方本科高校为什么要“转型”

问:据了解,一开始,您是不太能接受高校“转型”这个提法的。因为“转型”某种意义上代表着对于过去的否定。如今,您怎样看待“转型”?

答:我一直认为,当今时代,特别是近二十几年,是中国高等教育飞速发展的时期,我们正经历着一个伟大的时代。事实上,“应用型”这个概念也不是最近才提出的。

在调研的过程中,我也看到,在教育部2013年提出地方本科高校转型之前,很多学校已经明确提出走应用型道路并付诸行动。例如,南京工程学院一直坚持走应用型道路,早在2002年,就是当时应用型本科高校协作组组长单位,现在还是全国应用型本科院校专门委员会主任委员单位。孙玉坤院长告诉我,以服务地方(或行业)经济发展为主,以本科教育为主,以教学为主,以培养生产、管理、服务一线的应用型人才为主等“四个为主”当时就是新建本科高校的基本定位。又如,浙江科技学院叶高翔院长认为,浙江科技学院从建校之初就着力于打造应用型大学,30多年来,与德国的应用科技大学开展密切交流,本身就是一所应用技术大学。再如,安康学院地处国家连片扶贫地区,但时任院党委书记杨涛认为,远离中心城市对人才的引进、招生、就业会带来一些不利影响,这是劣势。但作为300万人口的安康市拥有的唯一一所本科院校,在升本之初,学校就确定了“立足秦巴,服务基础教育,服务‘三农’,服务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办学方向,以解决地方经济发展需求的应用研究和技术推广作为科学研究的主要内容,以承接政府购买服务功能的形式开展社会服务和文化传承,在服务中践行大学职能,变劣势为优势。因此,走应用型道路这件事的意义不在于响应上级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的号召,重要的是大学从自身发展的需要出发,根据自身的办学定位,主动探索大学为经济社会服务。

来源: